当前位置:主页 > 电影资讯 >

这档导演综艺,真的爱电影吗?

2021-11-16 www.kkw1188.com

UG环球360讯 多年以后,面对烂片如云的大银幕——

毒药君将会回想起鹅君带俺见识《导演请指教》的那个遥远的夜晚。

上周五晚,《导演请指教》闪亮登场。

 

 

一经开播,热搜不断。

都说外行看热闹,内行看门道。

但这档行业综艺,愣是引发了业内业外的集体吐槽。

打着“为导演提供机会”的口号,《导演请指教》到底指教了谁?

01 饥饿的艺术家们

《导演请指教》的配置是齐全的:

有业内声名显赫的大制片;

 

 

有学院教授、专业影评人和其他从业者;

最后还有大众观影团。

节目就像大众电影从生产到消费的迷你实验室。

节目规则也简单直接:

导演挑选IP进行创作,完成短片作品,最后两两PK。

针对目前已播出的四部短片,豆瓣上的一句热评相当准确:

“各位导演真就是:出走半生干行活,归来仍是学生作业。”

真正吸引毒药君越看越兴奋的,其实是这部综艺本身的剧本。

它让毒药君想起作家卡夫卡的短篇小说《饥饿艺术家》。

小说中的艺术家以表演饥饿为生。

“(他)时而有礼貌地向大家点头致意,时而强作笑容回答大家的问题。”

像不像在片场被演员嫌弃的毕志飞?

又像不像面对质疑,以“网课没看完”作为化解的包贝尔?

但饥饿是饥饿,艺术还是要搞的!

你看相国强导演,在交出一部学生作业式的短片后,还要谈“形而上”,谈创新。

面对制片人的质疑,相导祭出了艺术家的保命符:

“这个片子挺深的,他们没有理解这个片子。”

相导,我理解你!

《饥饿艺术家》写道:

“饥饿艺术家在饥饿表演期间,不论在什么情况下都是点食不进的,你就是强迫他吃他都是不吃的。”

看看,没有点对艺术的坚持,还搞啥艺术?

当然,光靠艺术家的自律也还不够。

小说里,屠夫三人一班,“任务是日夜看住这位饥饿艺术家,绝不让他有任何偷偷进食的机会。”

节目中,看住相导的人轮流上班。

即使你不想搞艺术了,周围人也非得让你艺术艺术。

专业鉴影组的王旭东力挺相导, 认为导演该表达的都表达了,看不懂是观众的事。

编剧袁子弹说:“相导让大家看到了一种很实在的可能性,就是只有好的电影才会引起多种解读。”

说实话,毒药君也解毒不了这种对解读的解读。

北电副教授孟中认为“电影学院毕业的学生,在技术上绝对没问题。”

虽然此番言论遭到郝蕾回怼,但孟教授也指出了关键,他说:

“我觉得我们制片人标准不统一。”

其实,这种标准不统一,何尝不是节目组刻意制造的呢?

02 真的爱电影吗?

《饥饿艺术家》开篇便写道:“近几十年来,人们对饥饿表演的兴趣大为淡薄了。

从前自行举办这类名堂的大型表演收入是相当可观的,今天则完全不可能了。

那是另一种时代。”

像不像影视业日渐萧条的大背景?

近几年,从《演员的诞生》到《导演请指教》......

许多影视行业综艺正是在影视业的萧条背景中诞生。

银幕衰落,综艺兴盛。

如果将这种现象看作萧条时代里,电影人的自我保全,也未尝不可。

但,至少请不要消费电影,消费行业。

更不要让综艺逻辑凌驾在电影美学之上。

《导演请指教》综艺的整体剧本设定,让人一言难尽。

首先是导演背景的混乱(是混乱,不是多元)。

有大佬(关锦鹏),有烂片导演(毕志飞)。有跨界的(梁龙、蔡康永),还有演员转型的(韩雪、吴镇宇)。

难道导演真的就是一种没有门槛的职业吗?

让资源背景不同的导演同台竞技,鹅城的公平又何在呢?

节目还有一个将《小时代》和《小城之春》都一并纳入的混乱IP池。

规则可谓乱出了花,点评环节自然炮火连天。

江湖流的包贝尔打败了学院派的相国强。

学院老师难道不护护短?

毕志飞拍起了《新小城之春》。

烂片与经典的对比何时如此强烈?

歌手梁龙甚至拍起了默片。

是创新?是复古?还是不懂行?

《导演请指教》用一锅乱炖的方式,带出了话题,但也混乱了标准。

文艺电影与商业电影、命题作文与自由创作,新人导演与行业老炮......

这些本都是可以讨论的问题。

但在没有标准的考试中,任何一种答法都显得颇有道理,实际上又毫无意义。

其次,《导演请指教》在小设定上,也缺乏对电影的尊重。

节目组规定,现场观影员可以随时按下“离席键”。

现场总票数低于120票时,短片直接停播。

梁龙导演的短片《疯狂的外星人》,便因票数太低遭遇停播。

虽说电影是大众的艺术,但电影并不是大众的暴政。

能被随意暂停的是短视频,不是电影。

即使在真实的影院中,观众可以因各种原因离席,但也没权利停播电影。

这个停播的小设定,实在是用综艺羞辱电影。

既然这档节目存在如此多的bug,难道节目组就不自知吗?

03 我们需要何种行业综艺?

他们当然知道。

《饥饿的艺术家》中写道:

“饥饿表演一天接着一天,人们的热情与日俱增;

每人每天至少要观看一次;表演期临近届满时,有些买了长期票的人,成天守望在小小的铁栅笼子前......

至于成年人来看他,不过是取个乐,赶个时髦而已。”

有人悲叹“电影已死”,有人深谙流量密码。

甚至,对综艺的吐槽,也能成为其流量来源。

毒药君并非轻视综艺。

相反,毒药君以综艺导演严敏的话为座右铭:

“只要你不自轻自贱,没有人能看轻你。”

最怕的是行业内的人“乱烘烘你方唱罢我登场”,每个人口口声声爱电影、懂行业,但又在做伤害电影与行业的事。

其实,如陈丹青所言:娱乐是很伟大的事情。

综艺自有其重要意义。

但是,我们首先得自问:

我们到底需要怎样的行业综艺呢?

毒药君认为,首先,行业综艺要能够推出新人。

就像此前金星谈乌镇戏剧节时说:“把所有的年轻人戏剧推出来,而并不是我是总监,所有剧目围着我转。”

《导演请指教》里,混入了大量的行业老炮和跨界老炮,这挤占的是真正需要资源的年轻导演的席位。

第二,行业综艺应该提高观众对此行业的认知与审美水平。

《导演请指教》目前闹着玩儿似的短片作品,以及标准混乱的点评环节,没有“点悟”观众,反倒“震惊”了观众。

当然,也许低开高走也是这部综艺剧本的设定之一。

但愿如此吧。

最后,只希望你我出走半生,不干行活,归来仍然,热爱电影。

标签: